资讯 财经 旅游 汽车 理财 科技 评论 生活 专题

好想回到童年

时间:2019-05-06 12:35 来源:综合 作者:逄鸿星

本文作者:逄鸿星

几天前,我受邀参加好朋友孩子的生日Party,颇有感慨,提笔写下一些怀念童年的碎语,分享给大家,共同回顾一下童年的生活和欢乐。

我留恋童年,好想回到童年时光,记忆中的童年是苦涩的,睡梦中的童年是甜美的。

我留恋童年,好想回到童年时光,童年的记忆已被时光覆盖的模糊不清,偶尔又有许多话题和事情把记忆从时光的尘封中拔出,时而就像昨天发生的事情,清晰可见,有些记忆还伴着丝丝痛意;时而又像是很久很久的事情,模糊不清,甚至不敢确认是否真实发生过……童年像穗儿烤熟的老玉米,越咀嚼越有味道;童年像架雕刻机,把生活和世界雕刻在脑海中,终生难忘;童年像只万花筒,变幻莫测,奇幻无穷,任你回味……

我留恋童年,好想回到童年时光,留恋生我养我的小山村。

我的童年是在东北长白山余脉一个离县城约有十几里的小山村里度过。二十几户人家散落在一个向阳的山坡上,大多数住户都是附近工矿上外来的盲流职工。村子背后几里路处的山梁上一条宛然曲折的土公路连接着县城和外面世界,公里的另一侧是一座煤矿,两座高高的渣土山傲然向天空挺立着。村南面是一条足有两公里开阔的大山沟,一条小河从东向西流去,河对岸是一座伸向东南的山岭,山上的树木粗壮茂盛,连条小路都没有,人很难通过。山里有一个很大很深的潭,潭水清澈甘甜,初夏四周开满了野花,冬季变成了一块冰镜,小河的水就是从潭里流出来的。离潭不远处有座不大不小的土地庙,供台前经常有些燃尽的香灰,记忆中被一群带着红袖标的人给彻底拆没了。一条羊肠小路连接着村子和那条土公路,站在村后的山坡上就能看到从公路上来村里的人,小山村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东富,七岁那年我家搬进了县城,我的童年时光就在这个小山村里度过。


童年时东北的冬天是最难熬的,带着哨响的东北风、寒冷和漫漫长夜让人感到恐惧和无奈。那时候,人们只要一提及东北第一个反应就是“冷” 。的确,零下40多度的低温,只要踏出房门全身立刻就被寒风打透,人走在雪地上发出“咔嚓”“咔嚓”声响,远远就能听到,偶尔从大人们唠嗑听到有人被冻死的消息。冬季的雪下得很大,一米厚的雪随处可见,有时会压塌房子,屋檐下挂满一尺多长的冰溜子,寻食的野兔和野鸡经常会钻到柴火垛里。东北的火炕是越冬取暖的工具,来的客人都要礼让到炕头上坐。

我留恋童年,好想回到童年时光,留恋我童年的故乡。

家有六口人,父亲母亲、姐姐、哥哥、小妹和我,姊妹四人。我的祖籍山东省胶南县,祖父逄锡元是革命烈士,一直在青岛从事我党的地下工作,1949年3月在青岛红石崖被反动派暗杀,祖父牺牲后父亲就返回胶南王各庄。五十年代初,因为灾害饥饿,为了活命,父亲前期跟随着闯关东的盲流大军流浪到了东北。父亲第一站到了黑龙江的佳木斯,单薄的棉衣无法抗拒寒冷,辗转从哈尔滨南移到了吉林省舒兰县一个叫东富的黏土矿上,为了吃上顿饱饭便留在正在招工的黏土矿上工作了。后来母亲又带着孩子来东北投奔父亲,我的家是闯关东时代的产物,东富的生活和胶南老家一些事情便深深地刻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小时候时常听父母念叨要回关里老家,老家胶南扎根在我幼小的心里,关里老家就是我梦中天堂。我们家虽称不上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确是我们的第二故乡,全家人把青春、热血、时光都留给这赖以生存的第二故乡,我思念母亲,我孝爱父亲,我喜欢我的兄长姐妹,我留恋童年的家,童年是我的乡愁。

我留恋童年,好想回到童年时光,我时常记起童年时家的模样。

几十年岁月流光,我依稀记得童年家的模样。一间低矮的茅草房,父亲每次进出时都要躬着腰低着头。人字形的房脊上铺满着干草,草上面系着一道道草绳,用来抵御东北的狂风,尽管这样,房草也经常被大风吹翻。房子的四面墙是用黄泥加草垒起来的,内外用黄泥抹平,窗户上贴着窗户纸,窗户中间镶嵌一块蒲扇大小捡来的玻璃,从里面可以望见外面。进门的灶台上安着一口邻居送的打着补丁的六寸旧铁锅,母亲就是用这口锅给全家做饭,这口旧铁锅跟随我们家十几年,母亲一直舍不得扔。灶台连着供全家人睡觉的土炕,土炕是用一块块土坯铺成的,上面抹上一层厚厚的黄泥,黄泥的上面铺着一张打着补丁的炕席。灶台与土炕之间有一道一尺高的墙台,墙台把整个房间分成里屋和外屋,墙台上放着一盏煤油灯供做饭和照明用,为了节省油钱很少点灯。外屋的墙边并排放着三口一米多高的缸,一口用来装水,另外两口用来腌菜,还有一张用圆木和木板拼凑的炕桌,供全家吃饭的。外屋的墙角的架子上,整齐的堆放着一些白菜、土豆、萝卜、玉米棒,这是我们全家的食物。一间草屋,四面土;一口铁锅,三口缸;一张炕桌,三套被褥;一盏油灯,六张嘴,这便是我童年的家。

我留恋童年,好想回到童年时光,我深深地爱着给我健全身体的母亲,我眷恋依偎在母亲怀里幸福的童年时光。

无论是元朝郭敬居在《二十四孝》中所讲述的“望云思亲、哭竹生笋、弃官奉亲、卧冰求鲤”等故事;还是俄国伟大作家高尔基所著的长篇小说《母亲》;还是开国元勋朱德写的《回忆我的母亲》等等都是在缅怀母亲,感恩母亲,孝敬母亲,讴歌母亲,母爱是人类永恒话题。

我的母亲叫杨秀英,出生在山东胶南县一个乡村里,母亲是最后一批饱受封建社会缠足礼教迫害的妇女代表。母亲是一个既温柔贤惠又能忍辱负重的女人,顺从封建社会的 “三从四德”,遵循着太姥姥和姥姥的陈旧的家规,面带着笑容,踏着血泪与伤痛在人世间走过。

记忆中的母亲很少生气,发火的时候就更少见,不论日子过得多么艰难,还是遇见多么不顺心的事情,母亲脸上总是带着一丝笑意,让人感觉温暖,邻居的大人小孩都喜欢来我家串门。

记忆中母亲始终在忙碌着。为了能让家人吃饱饭,母亲一年四季的忙碌者。

黎明鸡叫的时候,我在睡梦中就听到“蹬蹬蹬”小脚女人走路的声音,母亲已经开始干活了。抱柴火、刷锅、点火、放烟、做饭、洗碗、倒灰渣、喂鸡鸭这些活,母亲几乎每天都要重复三遍,有时候父亲回来晚了还要再加热一遍。口粮严重不足,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比东北的冬天更难熬,为全家能填饱肚子,父亲母亲绞尽了脑汁。早饭基本就是疙瘩咸菜就玉米糊糊、青菜粥,晚饭一般都是煮地瓜、土豆、面瓜就着咸菜。炖一锅酸菜,贴上一圈玉米面大饼子是最硬的伙食。春天是挖野菜补充粮食的季节,榆树钱、榆树叶、婆婆丁、柳蒿芽、荠荠菜、刺老芽、小根蒜、河芹菜、苦菜都是我们每天的食物,一直到端午节野菜不能吃了为止,母亲和哥哥姐姐带着我认识了所有的野菜和何以采到野菜的地方。夏秋之际是最缺粮食的季节,家里实在揭不开锅的时候,不得以向邻居借粮下锅,母亲每次还粮时都要多还给人家一些,母亲常说:好借多还,再借不难。秋天是母亲最忙碌的季节,母亲早早做完饭,父亲和哥哥姐姐上班上学去了,母亲就背上妹妹领着我,拉上从邻居家借来手推车去收割母亲种的玉米、黄豆、土豆、地瓜、面瓜。收割完自家种的些粮食,母亲就领着我去别人收割完的地里捡拾人家不要的粮食。那块地是生产队的地、种的是什么庄稼,什么时候收割,什么时候去拾粮食母亲都清楚。哥哥姐姐还带我挖过田鼠洞,捡拾洞里的粮食,大的田鼠洞能挖出十几斤粮食。方圆几公里的山山沟沟我们都去过不止一遍,母亲为了全家人越冬的口粮和烧柴一直忙活到大雪封山。那时候全家只有父亲落下了城镇户口,可以买到供应粮,每个月可以买到一个人三十一斤粮食,二两豆油、二斤白面,二斤大米,二十七斤杂粮,积攒下来的豆油和白面只有在过年过节时才能吃,其余五口人都没有户口,买不到供应粮。过年吃饺子是我童年最大的盼望,小时候天天盼着过年过节。

深秋冬季要来了,母亲忙完地里的农活,又忙着拉土、和泥、抹墙、扒炕、修锅台、打浆糊、糊窗户,做棉门帘、腌咸菜、储冬柴火、拆洗被褥准备越冬。母亲心灵手巧,我清楚地记得母亲把一块供销社包棉花的白色包装布煮染成蓝色,给我做了一件新棉袄和棉手套,穿在身上戴在手上暖暖的,这件棉袄我一直穿到了上小学。

冬季夜晚的风很大,仿佛狼在远处嚎叫。我时常在梦中惊醒,醒来时常看到母亲披着棉袄,在昏暗的煤油灯下不是搓捻着麻绳、用锥子吃力地纳着鞋底,就是在给我们缝补衣裳做着针线活,有时还用报纸给父亲卷着呛人的旱烟卷。有时母亲见我醒来就抚摸着我的头安慰着我,拍我入睡。母亲那双手冰凉红肿,带着厚厚的老茧像锉刀一样的手,有些划人的感觉,我时常用我的小手和胸口捂母亲的手,母亲总是慈爱地看着我,那慈爱像甘露滋润着我幼小的心田。

我家草房屋檐下有一排燕子垒的窝,每到春天燕子就会准时飞回来。五六岁的我很淘气,总想爬上去掏燕子窝,母亲看透了我的心思,一天,母亲把我带到屋檐下,指着那排燕子窝说:儿子,燕子是吉祥鸟,是专门吃那些破坏庄稼害虫的;那窝就是小燕子的家,你要是把它弄坏了,小燕子就没有家了,就找不到燕子妈妈了,燕子妈妈会急哭的。小燕子到谁家就能给谁家带来好运,小燕子是我们家的邻居,我们要好好对待邻居。冬去春来,每逢春天小燕子就又从遥远的南方飞回北方的家,院落里又热闹起来,乳燕嗷嗷待哺的叫声为家增添了许多期望与祥和。我们搬家离开时燕子窝还在,直到今天我还时常想起那群可爱的小燕子,不知她们在哪里,她们可安好……

村头有一家铁匠铺,铁匠爷爷奶奶每天都忙碌着叮叮当当给马钉铁掌,炉火红红的。一天,穿着开裆裤的我双手抱着拴马柱子玩打转,他家的大黄狗相中了我的小屁股,扑上来狠狠地咬了一口,顿时我的小屁股就血肉模糊,血流了一地,我连疼带吓趴在地上大哭,邻居赶紧跑去把母亲找来。母亲一边给我擦拭着伤口、一边安慰着我,替我擦着眼泪。旁边束手无策的铁匠奶奶急得直跺脚,情急之下的铁匠爷爷用绳子把大黄狗绑了起来,要杀掉那条大黄狗,母亲急忙抱着我用身体去拦阻。那时也没有狂犬疫苗,好像是把狗毛烧成灰涂抹在伤口上止住了血就完事了,至今还留有一块伤疤。事后铁匠奶奶送来慰问鸡蛋,母亲说什么也不收,最后带着我两次把铁匠奶奶和鸡蛋一起送了回去,母亲的宽厚大度赢得了左邻右舍的尊敬。大黄狗最后成了我的好伙伴和跟班,第二年生了一窝狗崽,铁匠奶奶送给了我一只,我给她取名叫“旺旺”。

记忆中,母亲发过一次脾气,是一次令我一生难忘的脾气。母亲不识字,但母亲特别好强,她希望自己的孩子都能上学,都能识字,出人头地,家里再穷母亲都要想方设法供孩子们读书,农活再忙都不占用哥哥姐姐上学和写作业的时间。一天下午,邻居的孩子告诉母亲哥哥没去上学,和几个同学去河里抓鱼去了,逃学了。傍晚,母亲把造的泥猴似的哥哥痛打了一顿,罚哥哥跪在地上认错思过。母亲一边烧火做晚饭,一边悄悄地流着泪,我当时还以为哥哥把母亲气哭了呢,很生哥哥的气,长大后才渐渐明白,母亲是因为心疼而流泪。这件事影响我一生,我从未逃过学,我热爱上学,至今还常常梦见在学校里读书。

母亲的点点滴滴,母亲的音容笑貌,母亲那忙碌的身影,母亲的喜怒哀乐,母亲的舍与得,母亲的裹脚……影响我们姊妹四人一生,甚至我们孩子。

我留恋童年,好想回到童年时光。如果说母亲像大海,那父亲就是高山,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父亲就是全家的靠山。父爱内敛,父爱严慈,父亲教会我如何做一个男人。父亲在山东老家读过几年私塾,又跟随祖父在青岛为我党做过一些地下工作,也算有些文化功底,见过些世面的人。记忆中的父亲已经去县城工作了,每天早晨要乘小火车到县城去上班,晚上赶不上小火车就要步行十几里路走回家来。父亲国字型长方脸,一直穿着那件带补丁被母亲洗掉颜色的劳动服,干净利落,严肃刚毅一看就让人畏惧,嬉闹中的哥哥姐姐一听到父亲的脚步声,立刻进入安静的写作业状态。父亲很疼爱我们特别是我,父亲常常给我们讲起关于祖父和关里老家的事情,我很喜欢听,一直以祖父为自豪。夏天,我时常坐在村后的岭上等父亲下班回来,几公里外的羊肠小路上父亲的身影一出现我就能准确认出,那是父亲,我就会奔跑着去迎接父亲,父亲常常把气喘吁吁的我举在肩上,扛着我走回家,我感觉自己一下子变得好高。四五岁时父亲就开始教我识字,没有纸和笔,父亲一有时间就拿着木棍在地上或雪上教我识字,我从“祖父、家、娘、爹、哥哥、姐姐、燕子”开始认字。

父亲把他所学过的 “四书五经”通过各种方式教给我们。我是从背诵《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开始学习的,父亲给我讲孟子不好好学习,母亲断机杼的故事,教我要好好学习。给我讲孔融四岁让梨的故事,教我学会谦让。《长歌行》,“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是父亲经常挂在嘴边的教导,告诫我们:“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不要荒废少年时光,要珍惜每寸光阴。我骑在父亲肩上,父亲教我背诵《孟子》“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的诗词,告诉我男人要“立大志、立长志”将来长大了做个有用之人。我没上过幼儿园,也没上过学前班,我的幼儿园、学前班是跟着父亲上的。

记忆中的童年,没喝过营养品、没吃过小食品、没有过玩具。六岁那年的初夏的一天, 我和往常一样去小路上等父亲下班回家,父亲把我带到村口的井台边坐下,从那件工作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黄纸包,从里面拿出一粒花生豆大小的花球发在我的口里,一种特殊的味道传遍了我的全身,父亲告诉我这是“糖豆”,是特意奖励我勤奋好学。这是我第一次吃到糖豆,才知道糖豆真甜真好吃,我一口气吃了五粒,剩下的几粒分给了哥哥姐姐和妹妹,父亲和母亲一粒也没吃。听父亲和母亲说那包糖豆花了一毛钱,父亲一天的伙食费才八分钱。从那天以后,我每天早早地就去到岭上等着父亲下班,期望能在吃上糖豆,父亲再也没给我买过糖豆吃。

父亲常说“艺不压人”。家里的吃饭桌子一直是用木板拼凑而成的,凸凹不平,母亲非常希望能有一张新饭桌,请木工师傅做一张饭桌要花两元钱,每天还要供一顿午饭,父亲一直舍不得花这两元钱,于是下决心自己学做木工活。父亲经常下班后去帮单位的木工干活,一边帮忙一边跟着学手艺,不久父亲就置办了斧子、刨子、凿子、拐子锯、拐尺、铅笔、墨斗、熬水胶用的铁罐头盒子等等一整套工具。打那以后,家里就添置了新饭桌,后来陆续还有了炕琴柜、碗架子、箱子。那时候我经常帮助父亲干零活,递工具、拿块板、拉线、扫锯末刨花,后来邻居就请父亲帮助打家具,工钱填补家用,这个手艺父亲一直用到退休。父亲给我做过一把木制匣子枪,用墨涂成黑色,我特别喜欢,小伙伴抢着玩,我天天把枪别在腰里,晚上搂着枪睡觉,这是我童年唯一一件玩具。

我留恋童年,好想回到童年时光,思念儿时一起玩耍的小伙伴。村子里同龄的伙伴就四五个,春天一起去采野花捏泥人,夏天一起到田里赶蜻蜓捉蚂蚱,秋天一起去南山采野果吃河里摸鱼,冬天一起堆雪人打雪仗。围着大孩子们看他们摔跤搞战斗游戏,听大人们唠嗑,看铁匠爷爷打铁钉马掌,有时还偷偷跑去车站看火车,童年的伙伴早已不知去向,不知他们在何方,但我的脑海里常常蹦出他们的模样。

童年我一直对大山外面充满着好奇,一直想看看山外是什么样子。为了看山外世界,我和三个小伙伴们爬上了山顶,山外的大山是看到了,结果迷失了回家的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害的家长打着火把四处找寻了半夜。当家长看到我们三个狼狈的样子,父母们居然没有打骂我们,打那以后,我们三个谁也没敢再提起此事。

童年仿佛就在昨天,有许多记忆清晰可见;童年又似乎很遥远,遥远得像雾里看花时隐时现。我留恋那稀里糊涂走过的童年时光。童年时光里有我的小花猫和大黄狗,有那群小燕子,有村前那条小河,还有那条带我走出去的羊肠小路,我留恋童年的一切,甚至留恋东北零下四十多度的冬天,狼嚎般的西北风……

苦是甜的根基,好奇是探索的动力,我好想回到七岁前的童年。


2019年3月25日于北京


责任编辑:金一山
返回首页
    免责声明:

本网刊载或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属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版权归原作者或原出版单位所有。如对文章内容、版权有问题,请主动与本网联系,并提供相关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热点推荐

RECOMMENDED READING

最新资讯

SPECIAL NEWS
  • 福成股份净利润增长21%,并购天德福地陵园加速殡葬业转型

    从财报数据来看,今年前三季度,公司主要财务指标均同比保持较大增幅,特别是归母净利润1.44亿元,同比增长21.07%。 [全文]

  • 人才争夺战 抢得来更要留得住

    在张轮看来,“抢”人并无更多良策,真正可持续的方法,就是建立一个人才可持续成长与增值的环境,以及各类人才得以生存与发展的社会生态,环境好了,“花香 [全文]

  • 五年内,“太空酒店”绕月飞

    饶有趣味的是,比格洛航天公司的创始人罗伯特·比格洛早年经营连锁酒店起家,在太空产业开始兴起的今天,他梦想把酒店生意做到太空。 [全文]

精彩推荐

PROJECT
TOPS
  • 日排行 /
  • 周排行 /
  • 原创